🤔

瞎写为主,坑王

《外蚀》

第六章。上


听闻海边儿新开的酒店是省政府的人建的,这个老头不简单,为了不让人查那笔刚运来的黑钱,不惜投重金建这所占据山脉侧面,轻易俯瞰最大观赏海区的城堡式酒店。开幕仪式也请来几个同派系的头儿,国家级别的也来了一个半个,几乎十米一个便衣警察。李泰民的父亲懒得跑那么远就让他找隔壁家少爷搭个伴一起去,这面子给了还是得收着的,不过李泰民才不想跟隔壁家只喜欢工作的少爷一起,马上找了个理由给人搪塞走,让金钟仁过来陪他。

金钟仁开着自己那辆宝贝骚车帕拉梅拉,从老远的地下开来却被李泰民一个白眼翻上了天,好不容易自己穿个西装革履这么利索,还被这逼崽子嫌弃了?
“不懂了吧儿子,要是这时候开骚车,是会被盯上的。走走走,我车库停一辆a8,劲儿足。”
李泰民说着拍拍他的肩膀,从西装裤里掏出一根万宝路点着后再拿出车钥匙一起递给金钟仁,而金钟仁的眼神也是透漏着服了这祖宗的神色,然后就被小祖宗一个爆栗疼的捂住额头上路。

开着奥迪的金钟仁再次跑上环山心情跟之前有大不同,不再是跑比赛那样的紧张。他打开了整面车窗,手伸出窗外徜徉自由凉爽的海风,头发被吹的乱糟糟也不在乎,放着《There for you》。李泰民坐在副驾驶上瞥了他一眼笑他幼稚,随即也开了窗迎接此时接近完美质量的空气,这个城市好久都没有这么清爽过了,他心想然后猛地吸气让整个鼻腔充斥着只有靠使海边的山林间才会有的松竹的翠郁香气。

仪式是在室内举行的,金钟仁因为没有通行证被迫留在了外面,李泰民想给他找机会带进去却被他摇头制止,进不进去无所谓本来就是专门送人家来的。他将车拐进对面超市的门前,想要去买包烟和冰水,站在门口冰箱前考虑了一阵到底是可乐呢还是矿泉水。
“老板,万宝路黑冰,再拿包薄荷糖。”
这声音来自刚刚擦身而过的那人有着精神的短发,上身酒红灯芯绒西服外套配精裁黑色西装裤。金钟仁的脑子里一道电流闪过,随便拿了一瓶矿泉水就想一睹这人究竟是谁,果不其然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小金哥来了?正好我只有整的,老板我们俩人一起算了吧,再拿一盒黑爱喜。”

吴世勋站在收银台冲迎面一笑,金钟仁刚想拦住他掏钱的动作,没料到他早已经把钱塞进了老板手里钱都没找直接出门了。这会儿留下他一个人拿着手里的烟和矿泉水在原地发愣,皱着眉从超市走出去正好又看到了吴世勋身边儿竟然还有一个人陪着他来?这年头特别流行找无偿司机?他想到这儿从心底涌出一股子嘲讽,将烟揣进兜里拧开了瓶盖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冰水。

你以为你这么做的显的你很大度了吗吴世勋?你错了,你在凸显自己大度这方面远远不如我,能够来这儿本不是你的性格,知道我肯定会陪李泰民出席,能够领旁边高个儿漂着红毛的小子来这儿就是你早就设好的环节。
你只是让我注意你。

金钟仁脑子里飘过那些话的时候仿佛在看4D电影,设想着每一种碰到吴世勋之后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但眨眼一下一切又回到现在。最后还是作罢,分开的时候两不亏欠,何苦现在又执着?记得上次李泰民还说吴世勋对自己的感情还在,他一点也不确定这是否是真心。



突然卡了,手动再见

第几天了.................

《外蚀》

第五章。

总之,边老板并不看好这个初来乍到的红发肌肉男。身边忌讳的事情有很多,怎么就能让一个在地下打打杀杀的拳手说来办事就来?他拨弄着手里的计算器,每一声在心里让他更加烦躁。吴世勋本不是这样粗心大意的人,一定有什么线索然后他着手接触这位毛头小子。

不单单是他的突然出现,更甚是他从前胸包含肩膀一直延伸至后背的飞曲青龙,在初次听说的时候便油然一种绝不能沾染的想法。

在边伯贤这种位置,都没人敢扛起一条龙,他们这群人无数次跑去请人算命看风水身子骨越来越薄弱。若是这个人命太会硬克到自己或者吴世勋该怎么办?自己的摇钱树坚决不能被这小子给克到,他发了个短信给几个可以纹龙的店着手打算调查朴灿烈。

“他跟世勋,天注定吧。”
他喃喃道,缓缓眯起双眸。

吴世勋顶风来到了甲板上,海风今天格外腥险刮的他只得慢步走向朴灿烈那边儿背对他抽烟,仰头看着海面波澜。他并不觉得朴灿烈性格有多明丽,只是在偶尔的一瞬间愿意为你表现出另一面,那种潋滟睥睨的神色大多性格封闭自成一派。吴世勋相反,他双眼若水杏,笑与不笑都似翩翩公子。

“上次的提议,想好了吗?”
他站在朴灿烈的身边并没制止他的烟头掉落甲板实木地板,从兜里递出一块环形薄荷糖,是小时候常吃的那种。
像极了他本身的味道,清冽又失风趣。

“大概是关于我的卖身契?”
朴灿烈含着那颗糖,呼吸中渗出的烟草薄荷气息让吴世勋先是一愣,再低头翘起嘴角展露一个摸不清楚的晦涩笑容。
“我给你一个月的实习时间,把你的一切都展露给我,依旧是十万。”

“我会的,吴老板。”
朴灿烈点点头,轻咳嗽一声,感染的愈加严重了吧?他想着,垂下眼帘。
“等会儿去找个医生看看吧,对了,你的龙纹在哪里?”
吴世勋一挑眉,朴灿烈倒也无法拒绝自己的老板,只好拉开自己黑色的阿迪达斯外套露出自己的半个上身

朴灿烈的龙在胸口,侧转绵延。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吴世勋没做声,替朴灿烈拉上拉链拍拍肩膀,歪着头再次展现出他的月牙儿眼,转身离开了甲板。
“走吧,我带你去看医生。”
朴灿烈扭头欲言,摇摇头便作罢。



李泰民和金钟仁现在算是正经室友,不久前金钟仁擅自作主参加抵押赛,结果出门忘带隐形眼镜把房子都给输光了。老爹在美国,直到等他回来给金钟仁搞来一套房子之前,他都暂时在李泰民这边只蹭吃蹭喝,水电房租费全都要交的那种。

吃喝其实也不太好,毕竟李泰民还有个儿子,每天都吃奶粉,客房堆了一屋子各国金牌奶粉,根本吃不完就只能李泰民自己解决。现在金钟仁来简直给了李泰民一个天赐良机,人家从小就他妈喝奶当水似的,现在要是不喝就别住了。

“今晚只有一种食物,奶粉粥。”
李泰民朝金钟仁挑挑眉,他倒是无比轻松抱着孩子玩儿的不亦乐乎,金钟仁这边儿倒是有些尴尬症晚期,寄人篱下的日子还是得听从东家的安排。

金钟自告奋勇仁煮完后抱着那碗奶粉粥发懵,手里的小瓷勺无从下手,闻了一下感觉这个味道真的难以入口没什么味道啊,趁着李泰民在屋子给崽儿换尿布赶紧加了一筷子辣白菜进去拌着吃。等到李泰民一出来,这边儿已经干了三分之二下去,给李泰民留的三分之一还在锅里,他看着金钟仁摸着肚皮下桌那搞笑样儿就知道绝对不止吃了粥那么简单。

“你是不是偷吃辣白菜了?”
他闻言就开始躲,恰巧听到几伏敲门声,便朝李泰民摆了个鬼脸一溜烟跑到崽儿屋逗小孩了。李泰民汗颜不止,整理了一下表情才微微拉高声音询问门口的人是谁。

“您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住户崔珉豪,给你送来我亲手做的小点心。”
一听小点心,李泰民心里一激动,隔壁一直没个人气儿,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这下子可算有个照应了。他缓缓打开了门,门口站着的人笔挺有型,刘海随意用发胶抓了几下分在脑后,眼里闪烁其词。
显然李泰民这歪斜一瞬间就被迷住了。
“谢,谢谢你啊。”

“不用,你家就你一个?”
嘴角一扬,是个礼貌不带杂志的微笑。
李泰民刚想摇头就招呼金钟仁过来,没想到这人是真缺心眼还是装彪抱着个孩子就吧嗒跑过来。李泰民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冲崔珉豪温和地说道:
“嗯....这是我表弟,和我弟的儿子!”
崔珉豪眼中闪过一丝质疑,不过在他交代好泰民那几种点心的保存方式后就匆匆回到自己房子了。

金钟仁当即下巴就掉地上扶不起来了,真素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了。眼下崽儿还没意识到自己亲爹为了美男子打算把他送给金叔叔,依旧开开心心的捏着金钟仁几乎红肿的左胸膛。

再也不立fla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考完口语啦嘻嘻